作者 主题: 【LOG】劍與魔法的編年史‧重啟10  (阅读 1367 次)

副标题: 鮮血女神·玖林終末·魔族的復仇

离线 黎白羽

  • O5-13
  • 翻譯組
  • *****
  • 帖子数: 4800
  • 苹果币: 7
  • 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距离。
【LOG】劍與魔法的編年史‧重啟10
« 于: 2015-02-03, 周二 12:10:26 »
21:43:54<St> ——————————————————————————————————————————————————
21:44:01<St> 黑暗之民,魔族。
21:45:15<St> 实际上是被放逐的三神之造物,联同为大陆诸国所摈弃的人民之统称。
21:46:08<St> 其以百万之数蜗居于阴冷而险境重重的地下,由暗界太子所统御,饱受战火、饥荒与仇恨的煎熬。
21:47:05<St> 缭绕在其国度‘魔界’的浓重瘴气,只有魔法力足够强大的生命才能幸存,因此魔族多数都具有外界之人所不具备的魔法能力。
21:47:31<St> 但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不需要饮食,或不会患上疾病。
21:48:04<St> 也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死。
21:48:32<St> 在漫长的数千世纪以来,魔族每一次的扩张尝试,每一次与光明世界的较量都以败北而告终。
21:49:10<St> 但相对地,光明之下的种族——人类、矮人、霍比特人(!?)和精灵也从未能真正消灭所有的魔族,或是征服暗界。
21:49:31<St> 既因为魔界的地势与瘴气,也因为他们最后的骄傲与尊严。
21:49:42<St> “愿黑暗吞噬光明。”
21:50:04<St> 每一个魔族的孩童自小就懂得说出这句话——但偏偏,他们又都是向往着光明之下国度的。
21:50:27<St> 畸形的仇恨与愤怒在每一个成长的魔族心中生根发芽,茁壮与燃烧。
21:50:53<St> 他们无可避免地变得残忍。
21:51:11<St> 但是和外界所认为的不同,对自己所认可的伙伴,魔族之人又是忠诚的。
21:51:18<St> 而对于他们的领袖亦然。
21:52:32<St> 在魔界,饱受爱戴者除去他们的皇帝,也是一族最强大的暗界太子雷格鲁和为黑暗三神代言的大司祭之外,最为魔族人所爱戴的便是拥有‘四神将’之称,守护魔界四方的强者。
21:54:34* LogReaper (PalPV3@180.171.101.A36CCF8E) 加入 #剑与魔法
21:55:55
<St> 贤龙塔拉德(龙首神使术士LV20);拳圣辛(邪兽鬼武僧LV20/战士LV10),炎之王苏纳尔特(大恶魔地狱骑士15)
21:56:12<St> 以及四神将中唯一的女性。
21:57:05<St> 被称呼为朱影戮客的凯萨(巨乳LV20).
21:57:33<St> 四名强者不仅仅在魔族中享有人界王者之上的声望。
21:57:52<St> 在人类的世界也享有巨大的声望。
21:58:08<St> 当然,并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记录留存下来。
21:58:15<St> 理由非常简单而有说服力
21:58:28<St> 从来没有人类在与这四人遭遇后,依然存活。
22:00:18<St> ——当然,对于红肩佣兵团的成员来说,他们也并不觉得自己有遇到这四人之一的运气。
22:00:40<St> 交给他们的任务是很简单的。
22:01:47<St> 绕过敌军的防线,蹂躏对方的后防补给线,并且调查有无魔族与辛吉雷军联合的迹象。
22:02:23<St> 对于这伙曾经袭击法兰尼亚而被一名亮闪闪盔甲的骑士击退的佣兵来说,这实在是个不错的作战
22:02:55<St> 他们一路上蹂躏了两支商队和一些零散的抵抗势力,切入到了比预定还远的地方,并且用一番计策引开了辛吉雷的正规军。
22:03:07<St> 而最终他们找到了
22:03:19<St> 那个位于魔界与辛吉雷交界处的小村落。
22:03:26<St> 人类与魔族混居之所。
22:04:15<St> 异界的住民和此间的人民,好像彼此无事一般地共存,通婚的所在。
22:04:54<St> 有着双方肤色交融的浅青色肌肤的孩童们奔走嬉戏,享受和平的村落。
22:05:09<St> 对于委托者来说,这无疑是最大,也最好的成果。
22:06:06<St> 佣兵团的队长,‘无敌的克尔冈’对此非常满意。
22:06:39<St> “很好,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或者魔法物品,然后把中意的女人好好玩一玩,随便你们高兴吧。”
22:06:43<St> “但是不能留下活口哦。”
22:07:00<St> “老大英明!”
22:07:34<St> 作为曾经面对传说中的骑士弗雷德里希而活下来的人,他以这份战绩吹嘘,招募了一众得力的手下。
22:07:59<St> 这群精兵中甚至有学过魔法的人存在,因此毫不费力地瓦解了村子的防御,杀入了村中。
22:08:17<St> “哇哈哈哈~男人和小孩都杀光,留下女人!”
22:08:29<St> 无论是人类还是魔族,或者是流着以上两者之血的存在。
22:08:35<St> 一律杀无赦。
22:09:00* SHARK (2002@121.204.8.BFBCB590) 加入 #剑与魔法
22:09:03
<St> 这就是战争的美味,在之前的小国里未能品尝到的快感如今流淌在佣兵们的心头,让他们变成饥渴的嗜血机器。
22:09:22<St> 村子比他们预计的还要贫穷。
22:09:54<St> 但有姿色的女人很多,魔族的邪恶魅力在人类血脉中被稀释之后,往往会呈现出异样的妖艳。
22:10:26<St> 这样的奴隶是很容易贩卖的,更何况魔族血统如果因为虐待而死亡并不会招致任何人的过问。
22:11:01<St> 克尔冈坐在马背上欣赏着部下们踢开房门,将哭叫的小孩子按倒后玩弄的美丽景象。
22:11:08<St> “老大,发现了一个极品货色啊!”
22:11:32<St> 部下们的招呼让克尔冈兴致大发,驱马前往。
22:11:54<St> 在一个谷仓般的建筑物门前,部下们早就围得水泄不通。
22:13:11<St> “给老大让道啊,你们这些兽人!”
22:13:19<St> 跟班的佣兵分开了人群。
22:13:27<St> 佣兵首领的眼前一亮。
22:13:47<St> 在谷仓的稻草堆上躺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子。
22:15:09* 凱薩 比雪還要更加蒼白的肌膚凌亂而倉促地用布衣遮掩著,薑黃色的美豔鳳眼帶著一絲驚慌,環視著狼虎般的諸多人類男性
22:15:57<St> 雪色的肌肤好似无暇的陶器般光滑,粘着不知是汗水还是贪婪的部下们唾液的残破衣装,克尔冈光是看着就感到一股几乎让自己失去理性的欲火在体内燃起。
22:16:10<St> “还没有人下过手吧?”
22:16:47<St> “啊,是啊……有几个人为了她互相打了起来,马可被捅了一刀,挂了。”
22:16:59<St> “呵呵。”
22:17:19<St> 克尔冈急切地解开了绑着剑的腰带,走上前去。
22:17:35<St> “该不会是哪里的贵夫人吧……”
22:17:55* 凱薩 即便倉皇而驚恐,也散發著如同罌粟花般芬芳卻致命的美麗
22:18:04<凱薩> “退下!”
22:18:13<St> 佣兵粗糙的手指抚摸着女人的下巴,目光却急不可耐地剥取着女子本来就不足以遮蔽身体的衣服。
22:18:28<St> “好像真的是这样……到这里来视察的吗?魔族的婊子……”
22:18:54<凱薩> “下等的人類,給我退下……!”
22:19:18<St> 粗糙的手在女子的双腿之间贪婪地滑动,周围男人的欲火高涨的程度,从其裆部的高度和苦闷的表情就能看出一二。
22:19:41<St> “哇哈哈哈!太棒了!早就想玩弄高贵的女人了!就算是魔族也好啊!”
22:20:23<St> “这个美貌也是为了魅惑我等忠贞的诸神子民吧!还有这奶子,屁股…哈,哈,老子受不啦!”
22:21:02* 凱薩 捂著難以蔽體的衣物,眼瞳中燃燒著冰冷的火焰
22:21:55<St> 佣兵一把捏住饱满的双峰,粗糙的手指在上头留下深深的白印,而乳峰几乎弹开了衣物般地跳跃了出来,玫瑰般的珍珠让周围的佣兵下意识地凑了过来,近距离观看眼前异常淫靡的美景
22:22:26<St> “老大,快干啊!”
22:22:33<St> “老大向来快!”
22:22:37<St> “老大最快了!”
22:22:46<St> “都他妈给我滚!”
22:23:34<St> 克尔冈一只手抽出腰刀,向后挥了一下逼退了那些脸庞早就因为欲望而严重扭曲,甚至忍不住开始自渎的部下。
22:24:10* 凱薩 憤恨的眼神佐以那恥辱的表情,以及極力反抗卻似乎無能為力的模樣,足以引起任何男性的虐慾
22:24:43<St> “嘿,嘿,嘿,你不想被开膛破肚吧……夫人。”
22:25:08<St> 克尔冈将刀贴着魔族女子的双腿向下一插,刺入了地面。
22:25:20<凱薩> “你們這種姿態,也配生活在光明之下嗎…”
22:25:40<St> “乖乖地分开双腿,让我们瞧瞧魔族的那个部位是啥样的~”
22:26:33* 凱薩 蒼白的雙腿彷彿下意識地分開些許
22:26:47<St> 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魔族的乳房,克尔冈对两名亲信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按住了女子的双手,将她压在了地上。
22:27:42<St> “制裁魔族的权利可是神赐予我们的,圣骑士大爷和佣兵的鸡巴都是一样的啦!”
22:28:10<St> 把手中的佩刀一扔,佣兵抓住了女子的双腿,粗鲁地分开。
22:28:35<St> “今天就先让你尝尝老子这烧红的铁棍吧!”
22:30:02* 凱薩 將美艷的臉孔撇到一邊,緊緊咬著下唇
22:30:06* 雷伊 (2002@61.170.216.289C184F) 加入 #剑与魔法
22:30:26
* 雷伊 目前的昵称是 STT
22:33:13<凱薩> “這句身軀就任由你們奪取,但我是絕對不會屈服的!”
22:33:19<STT> 在部下几乎发红的灼热视线下,克尔冈觉得今天是自己当上佣兵十几年来最满足的日子。
22:33:33<STT> “怎么样啊!他妈的……魔族的女人……哎哟……不得了……神啊……”
22:33:47<STT> “我操!我操!太爽了————”
22:33:55<STT> 不过只持续了一小会儿。
22:34:07<STT> “老大去了!老大果然快!”
22:34:42* St (2002@61.170.216.289C184F) 已退出 (Ping timeout: 364 seconds)
22:35:01
<STT> 克尔冈咬牙切齿地别过头,但即使是他,也在这个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随从们饥渴的欲望已经濒临危险的程度
22:35:48<STT> 红肩佣兵的队长只能依依不舍地从身下依旧冰凉但却散发着无穷吸引力的女体上站起来,走到一边颓丧地试图重振雄风。
22:36:03<STT> “小心点儿,别他妈的太快就玩坏了。”
22:36:17* 凱薩 面色微紅,喘息聲像是一隻輕輕撩弄著慾望的羽毛,恰到好處地流淌在每一個男性的耳邊
22:36:19<STT>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部下说这样的话。
22:37:33<STT> 饥渴的佣兵显然没有听到,最初是两个人,接着其他人都加入了对身前女子的蹂躏,谷仓的空气中像是獸圈般充满了雌性的香气和雄性的臭味。
22:38:37<STT> 很快,其他的佣兵也闻声而来,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些村子的居民开始悄无声息地消失。
22:39:32<STT> “哦,好了,快给老子让开!”
22:40:40<STT> 在观赏了好一阵子活生生的春宫图,目睹这个妖艳而惹火到近乎完美的女人被如何摆弄之后,克尔冈找回男人的尊严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22:41:03<STT> 但也已经足够相当数量的佣兵悻悻退场。
22:41:18<STT> “魔族的男人到底是什么做的……”
22:41:41<STT> “不,是因为魔女吧……她们原本就是色欲的化身啊……”
22:42:24<STT> 虽然已经从一寸肌肤,连头发都被彻底地玷污,但眼前的女子反而因此显得更加的诱人。
22:42:58* 凱薩 飽經摧殘的模樣宛如被風暴摧折的花林,就連那對明亮的眼眸也彷彿染上了一層闇影
22:43:00<STT> 克尔冈用刀柄赶走了正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六个男人,抓住她的肩膀将女人举了起来。
22:43:38<STT> 即使如此,他也丝毫没有怜惜对方的意思,如果这个女人在这里死掉的话,佣兵们也会继续玩弄她的尸体吧。
22:44:04<STT> 虽然原本他们就是残暴之人,但如果此刻有人能细心思考的话,应该能够意识到她的魅力的异常。
22:44:11<STT> 但如今理智已经不存在于他们的体内。
22:44:45<STT> “太棒了,魔族的女人啊,还有其他和你一样的货色吗?”
22:44:58<STT> 克尔冈抓住女子的下巴,将她的脸捧了起来。
22:45:08<凱薩> “沒有……呢。”
22:45:20<STT> “呐,如果你老实交代的话,我们就对你温柔一点。”
22:45:25<STT> “你确定没有吗?”
22:45:35* 凱薩 含混的聲音艱難地從毫無血色的唇裡擠出
22:45:52<STT> “那可就太糟糕了,我的佣兵团里可有上百个兄弟,如果他们全部都来玩弄你的话,你也活不了多久吧?”
22:46:18<凱薩> “好像是這樣呢……”
22:46:22<STT> “老大,太浪费啦!”
22:46:53<STT> “怎么样,如果你乖乖听话,也不是不可以庇护你哦。”
22:47:03<STT> “你这样的奴隶可以卖很高的价格吧……”
22:47:18<STT> 克尔冈着迷地说道,但他并没有将对方卖掉的打算。
22:47:25<凱薩> “是嗎?要怎麼庇護我呢……?”
22:48:49<STT> “当然是把你当作我……我们佣兵团的公用品啦!”
22:48:54<凱薩> “你們的人這麼多……”
22:49:07<STT> 克尔冈忍住了贪念,但有些惋惜地喊道。
22:49:34<STT> “怕了吗?下贱的夫人哟,你刚刚的矜持到哪去啦。”
22:49:57<凱薩> “再少一些的話……我就願意當你們忠誠的玩具呦。”
22:50:12<STT> “果然是比人类更加淫荡的……种族啊……”
22:50:29<STT> “哼,你好像不知道你的立场啊,我随时都可以……”
22:50:39* 凱薩 被男人抓在手上,蒼白的面孔上露出了比起男人們還要更加歪曲的鮮紅慾望
22:51:07<STT> 克尔冈的话并没有说完,忽然之间,他的肚子下面探出了一小截的枪尖。
22:51:28<STT> 佣兵团长的脸凝固了,他迟钝地转过了头。
22:51:46<STT> 一名部下在其他人无法反应过来的视线下抽出了武器。
22:52:00<STT> 正是之前被他用刀柄所驱赶的部下。
22:52:14<STT> “老大你太贪心了,还有那么多兄弟没有享受到呢!”
22:52:32<STT> “哇!有人谋反!”“什么谋反!是你们这些家伙欺人太甚!”
22:52:59<STT> 不知道是谁先亮出了武器,但是克尔冈的佣兵部下们争先厮杀了起来。
22:53:40* 凱薩 跪坐在地,雙眼望著那漸漸失去生命氣息的男人
22:54:23* 凱薩 咧嘴而笑的妖冶姿態宛如惡魔
22:54:52<凱薩> “鮮美而卑劣的慾望啊……”
22:55:56<STT> “妈的,这群蠢猪……”
22:56:48<STT> 佣兵慢慢抽出自己侧腹的枪尖,在有医疗法师的情况下这并不算致命伤,但也非常危急。
22:57:00<STT> “喊医师来……喂,你!”
22:57:04<STT> “喊医师来啊——!”
22:57:28<STT> 在相当短暂的时间里,谷仓里已经成为了不亚于战场的地方。
22:58:30<STT> 原本彼此并肩作战的佣兵们在极短的距离开始了厮杀
22:59:02<STT> 而被鲜血与亢奋的情欲所刺激之后,就连丝毫的理智都没有,逐渐的,连为什么要厮杀都忘记了。
22:59:29<STT> 骚乱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但涌出的鲜血已经足够产生浮力。
22:59:56<STT> 红肩佣兵团长跪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事情的发生与变化。
23:00:14<STT> “难道说……就为了一个女人……”
23:00:50* 凱薩 輕柔地捧起男人的面孔,完全逆色的眼瞳冰冷而不帶一絲情慾地注視著男人驚恐而憤怒的目光
23:01:11<凱薩> “慾望的味道,很鮮甜吧。”
23:01:36<凱薩> “真是羨慕你們啊,可悲、可憐,被慾望主宰的生命。”
23:02:01<STT> “你是……什么人……”
23:02:11<凱薩> “看啊,情感多麼脆弱的聯繫啊。在慾望面前,你們不過都只是奴隸而已……”
23:02:17<STT> 佣兵无力抵抗地在女人的手中蠕动着。
23:02:26* 凱薩 腥紅的舌尖輕輕舔去了唇瓣上那顯眼的白
23:03:22* 凱薩 手中的鮮紅慢慢地從男人的喉間鑽入,竄入腦髓
23:03:31<凱薩> “我就是……”
23:03:39<凱薩> “‘慾望’。”
23:03:47<STT> “哇啊啊————等等,饶了——”
23:04:21<STT> 在男人自相残杀的惨呼与呐喊中,某个曾经是他们团长的人濒死的绝叫并没有被留意到。
23:05:53<STT> 他的身体凄惨地扭曲起来,关节多处被撕裂,喷出了足以榨干体内血浆。
23:06:25* 凱薩 漠然地注視著男子血管爆裂的雙眼
23:07:30* 凱薩 手掌放下了瀕臨死亡卻仍活著的男人,任由他的面孔向下摔在血泊之中
23:08:05* 凱薩 慢慢地站起身子,那遍地的鮮血彷彿織衣一樣披在魔族女人的身上,華貴無比
23:08:53<凱薩> “黑暗應該才是屬於你們的歸宿啊,人類……這光明的樂園,是被你們玷汙才顯得黯淡無光的。”
23:08:54<STT> 当杀戮的冲动过去之后,活下来的人并不多,但目击了眼前的景象之后
23:09:12<STT> 源自生命内对于死亡本能的恐惧让他们多少恢复了理智。
23:10:59<STT> “她是……魔族的鲜血女神啊……我听村子里的老家伙讲过……”
23:11:30<STT> “带来死亡与疫病的娼妇……诸神不和的起源,罪孽的女王啊!”
23:11:39<STT> “请您发发慈悲吧……”
23:11:51<凱薩> “啊。”
23:12:10<凱薩> “我從來不會拒絕別人的要求。”
23:12:11<STT> 被死亡和自己的欲望所困,又因为眼前的景象而着迷的人类感到了敬畏与恐怖。
23:13:06* 凱薩 纖細的指尖只是輕輕一揮,將那可悲生命的頭顱如果實一般揮下
23:14:16<凱薩> “死亡就是最大的慈悲了啊……從來不會偏頗任何人,即便是像你們這樣充滿慾望的生靈。”
23:14:38<凱薩> “也給予公平的結局。”
23:14:55<STT> 在鲜血像是喷泉般溅上半空的时候,人类伏下了身体。
23:16:04* 凱薩 在遍地的鮮血之中漫步著,神貌如此高潔神聖而又冰冷
23:16:32<STT> 魔族的女子在人群中走过,用鲜血织染的地毯为自己开辟奢华的道路,鲜红的血花如雨般为天空点缀。
23:16:56<STT> 无论是否在谷仓里,或是在其他地方的人类,在那一瞬间都迎来了死亡。
23:18:32<STT> “凯萨大人,又开始任性了呢。”
23:18:52<STT> 在阴暗的角落,响起了甜腻的女声。
23:19:10* 凱薩 美目輕垂,連一絲回頭的意願也欠奉
23:19:22<凱薩> “太無聊了。”
23:19:34<STT> 七匹在身后装饰着皮翼,有着细长尾巴和箭头状末端的少女们走了出来
23:20:01<STT> “啊啊……被那些肮脏的人类所玷污了,所污染了,我们最爱的殿下啊……”
23:20:52<STT> 她们来到了凯萨的身边,跪倒在地上的血泊之中,捧起了女子的手,轻轻舔舐着每一根手指所沾染到的鲜血和其他的液体。
23:22:00* 凱薩 鳳目微微瞇起,嘴角勾起一絲沒有笑意地笑
23:22:14<STT> “这真是我们最大的不敬和失职,请您处罚无能的我们吧……”
23:22:57<STT> 一名金发的魅魔抬起了头,恍惚般地以舌尖抹去唇上混合的液体,陶醉如醺然地说道。
23:23:05<凱薩> “在我面前…又何必如此拐彎抹角呢?妳們的慾望就好像黑暗中熾烈的火光,是那樣的明顯呢。”
23:23:48* 凱薩 捧起那魅魔的面孔,溫柔地揉捏著她艷麗的面孔
23:24:30<STT> “啊啊,大人……请赐给我们比这些人类更多的宠爱吧……”
23:24:44<凱薩> “只是為了祈求我的垂愛才來的嗎?我可愛的小寵物們。”
23:25:07<STT> “粗暴地,将您全部的欲望和力量发泄到我们的身上,请您像以前那样,无数次地杀死、折磨我们吧……”
23:25:17<凱薩> “真是。”
23:25:24<凱薩> “讓人捨不得呢。”
23:25:39<STT> “……不,在那之前,我们也带来了太子的信息。”
23:26:06<STT> 魅魔不舍地又跪了下去。
23:26:23* 凱薩 那纖弱的手本來已經張到了一半,這時卻又收起
23:26:36<凱薩> “……說了什麼?”
23:26:39<STT> “希望您能前往名为辛吉雷的人类之国,协助那里的王子。”
23:27:12<STT> “我们已经正是与这个人类的国家成为了盟友,山之民,天之民将会陆续地加入我军的阵容。”
23:27:43<凱薩> “……啊。”
23:27:59<STT> “神将会被拉到地面,新的创世已然就绪。”
23:28:27<STT> “‘完全的和平’和‘魔族的时代’,成就预言的时刻已然来临。”
23:28:56<凱薩> “終於到來了嗎?”
23:29:13<STT> “是的,殿下,这是被背叛、羞辱,牺牲的我族最后的进击。”
23:29:35<STT> “十万年之久的酷刑与冤屈昭雪的时刻。”
23:29:56<凱薩>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23:30:08<凱薩> “一次又一次的屈就。”
23:30:08<STT> “从这些人类的手中夺回我们的理想乡……”
23:30:51<凱薩> “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呢……”
23:31:22<凱薩> “自命為諸神卻偏愛於凡人的存在啊。”
23:31:59<凱薩> “就是祂們毀滅了這本該屬於我們的樂園。”
23:33:07* 凱薩 喃喃自語著
23:33:20* 凱薩 沉默了半晌
23:33:47<凱薩> “王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我的愛?”
23:34:58<STT> “……还有一件事。”
23:35:06<STT> 魅魔抬起了头。
23:35:21<STT> “在人类的世界中有着您失落的姐妹。”
23:35:40<STT> “但是,现在并非是你们相见的时机。”
23:35:42* 凱薩 本來已經半閉的眸子瞬間張開
23:35:55* 凱薩 周身的血海瞬間被推出了數百米之遙
23:36:10<STT> “如果遇到了那一名与您有相近面容的少女,希望您能暂时地忍耐。”
23:37:22* 凱薩 屬於四神將的強大氣場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冰冷的目光就像是要將魔族女人們壓成碎末
23:38:08<STT> “啊啊……殿下……”
23:38:19<凱薩> “我會……”
23:38:32<STT> 被凌厉而富含杀意的目光所注视的魅魔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23:38:57<STT> “好棒……殿下啊,请把这感情的万分之一赐予我们吧……”
23:39:32<凱薩> “是嗎?真是貪心啊。回去了之後記得告訴王。”
23:39:54<凱薩> “我會慢慢地殺了她,在她知道我們的身分之後。”
23:40:07<凱薩> “然後,帶她回來。”
23:40:55* 凱薩 優雅地踏著慢步離開
23:41:11* 凱薩 然後在那身後,所有還活著的生物
23:41:55* 凱薩 都以無數難以想像的方式死去
23:43:44<STT> ——————————————————————————————————————————————————————————
23:44:00<STT> 对于凯萨这样的魔族来说,大部分人类,都是非常弱小的。
23:44:22<STT> 只有极其少数的,能够屠杀巨龙的英雄,可能在力量上与其能相提并论。
23:44:35<STT> 而眼前的人类,无疑,在人类之中或许也属于弱者。
23:46:08<STT> 虽然面容英俊,但是他却非常地削瘦,明显是重病缠身。
23:46:36<STT> 但是其的双眼中却具有令凯萨不期然地想起雷格尔的霸气和从容的自信。
23:46:56<STT> “欢迎您的驾临,凯萨大人,这已经是第三次见面了吧?”
23:47:09<STT> 男子亲切地行了一个礼。
23:48:31* 凱薩 微微躬身
23:49:17<凱薩> “辛吉雷的王子,莫蘭迦。”
23:50:15<STT> “能被您所记住,是一种荣幸呢。”
23:50:55<凱薩> “即便是對魔族而言,您也是非常特別的呢。”
23:51:28<STT> “是吗……受宠若惊。”
23:51:49<STT> 对于魔族来说,辛吉雷是唯一暗中保持着盟约的人类国家。
23:52:19<STT> 虽然该国的大部分国民依旧将魔族视为恶意或恐怖的化身,但王室却始终维系着与魔界秘密的物资交换与联合。
23:52:49<STT> “我假定雷格尔陛下让您前来转达好消息。”
23:54:10<STT> 将谈话的地点转移到两张软榻之上,准备周全的美酒与地图预示着他早就预料到了此刻的会面。
23:54:33* 重新获取 #剑与魔法 的模式信息...
23:55:33* 凱薩 神色自若地坐下,唇邊的微笑恰到好處
23:55:44<STT> “因为对于我军来说,从没有比现在更恶劣的情况,也没有更大的良机。”
23:56:09<凱薩> “我從今日起便會停留在辛吉雷,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不會返回暗界了。”
23:57:21* 凱薩 纖柔的指尖滑過地圖
23:57:33<STT> “在浩恩大平原,玖林的四路大军已经将我军逼出要塞,退至南方的凯林河谷。”
23:58:11<STT> “领军的圣骑士加上我国猛虎将军的败亡,让他们士气如虹。”
23:58:33<STT> “可是,实际的军力依旧是我国较多。”
23:59:05<STT> 莫兰迦轻轻地拿起一个小小的棋子,摆在了凯萨指尖前方。
23:59:32<STT> “而且,我军中有一支直属于我的军团,并未失去战意。”
00:00:31* 凱薩 拾起那顆棋子
00:00:59<STT> “如果能破坏四路军团其中一军的指挥体系,让那些高贵的骑士混乱,他们自然会伺机行事。”
00:01:22<凱薩> “然後,玖林王的死就會將他們帶入深淵之中。”
00:01:37<STT> “……是的。”
00:01:55<STT> 莫兰迦有些诧异地看着洞悉了自己计谋的凯萨,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00:02:11<凱薩> “很簡單,但很實際。”
00:02:27<STT> “如果只是一次小小的打击,一名指挥官的牺牲,只会让英勇的骑士们变得更加勇猛。”
00:02:32<STT> “可是,三重呢……”
00:02:55<STT> “英雄的阵亡,国王的遇害,以及……”
00:03:12<STT> 他的目光飘向远方,你知道那是比玖林距离这里还要遥远的地方。
00:03:18<STT> “……盟友的背叛。”
00:03:45<STT> “即使是玖林天下无双的军容也会感觉到自己被遗弃了吧……”
00:04:00<凱薩> “然後憤怒與憎恨的慾望就會在他們心中滋生。”
00:04:12<STT> “……只要没有神明的干预,这会是不容置疑的。”
00:04:25<凱薩> “神明嗎?”
00:04:34<STT> 年轻的王子抬起视线,看了看自己的上方。
00:04:37<STT> “神明。”
00:04:37* 凱薩 第一次笑得如此美艷
00:05:23<凱薩> “祂們很快就將自顧不暇了,年輕的王子。”
00:06:38<凱薩> “神的秩序……”
00:07:11<STT> “那就好,如果连神也在雷格尔陛下的谋略之中。”
00:07:20<STT> “这一次,我们的愿望就可以达成。”
00:07:43<STT> “应许之地与圆桌……会回到真正的主人手中。”
00:08:10<凱薩> “而不是屬於那些自稱為主人的偽物。”
00:08:25<STT> “不过,在那之前,还请您好好休息……今晚,浩恩平原会有一场大雾。”
00:09:18* 凱薩 抿著冰冷的嘴唇,似乎想到了些有趣的事
00:10:00<STT> “而如果我的朋友泰坦能够顺利地回来的话……即使不借助您那所向披靡的力量。”
00:10:19<STT> “圣骑士们的败北也将是不容改写的真实吧。”
00:10:56<STT> ————————————————————————————————————————————————————————
« 上次编辑: 2015-02-03, 周二 13:04:16 由 沉淪皇 »
崇拜,是距离理解最远的距离。